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地市分站:总站
高端訪談
林毅夫:特朗普掀起貿易戰是“欲加之罪”
   文章来源: 中國企業家 发布于 2018-4-2 10:31   已被阅读 3198 次
分享到:

 文 |《中國企業家》記者王博編輯 |米娜

  “欲加之罪”,北大國发院名譽院長(現任十三屆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林毅夫一上台,就用這四個字表達了對這場中美貿易摩擦的看法。

  這是3月29日北大國发院朗潤格政論壇,主題是當下最熱的“中美貿易摩擦新進展與應對策略”。

  林毅夫認為,從美國貿易逆差发展历程來看,其擴大的部分並不來自中國,而特朗普以貿易逆差過大发難其主要原因是緩解中期選舉壓力,以及從戰略層面遏制中國的崛起。

  關于中國應該如何應對貿易摩擦,林毅夫提到,中國需要按照自己的步伐來進行必要的改革和開放;可適當采取反制措施;並有理有據引導國際輿論。

  以下為林毅夫发言要點整理:

  美國貿易逆差擴大的部分並不來自中國

  從1985年開始美國對中國貿易開始有逆差,現在,中國佔美國的貿易逆差已經從1985年的0.3%,到現在的40%多,表面上來看,美國的貿易逆差主要來自于中國,但是,我們應該認識到一個事實是,美國從五六十年代開始,就從亞洲的經濟體來進口勞動密集型產品,開始是從日本進口,對日本有逆差,後來隨著日本的經濟发展,美國開始轉向亞洲的其他國家,如在七八十年代,美國對亞洲四小龍(中國香港、中國台灣、新加坡和韓國)就有相當大的貿易逆差,八十年代我們改革開放以後,那些勞動密集型的加工業就轉移到中國內地來生產,那麼美國對亞洲四小龍的貿易逆差就轉移到了中國內地上來。隨著中國內地的經濟发展越來越快,對美國出口越來越多,確實使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佔美國的比重越來越多,可是,如果把東亞(中國、日本、韓國、朝鮮和蒙古)作為一個整體,美國在90年代對外的貿易逆差中有超過80%以上都是來自東亞,甚至最多的時候1994年,美國對外貿易逆差中超過100%都是來自東亞,那麼現在美國對東亞的貿易逆差降低到了50%,實際上也就是說,美國的貿易逆差擴大的那一部分不是來自于中國。

  為什麼美國貿易逆差不斷擴大?

  美國是七十年代後貿易逆差才變得越來越大,其主要原因是1971年時,美國政府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美國就進入了金融自由化,從而讓銀行放貸增加,這些貸款有的就被拿去支持消費,隨著消費的比重越來越高,儲蓄的比例就越來越低,這是導致美國貿易逆差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其他國家如果貿易逆差出現一段時間之後,一定會出現一些金融經濟危機,為什麼美國能從70年代一直維持貿易逆差呢,這和美元是國際儲備貨币有關,他可以增发美元來購買國際上的產品。

  原因不在中國,特朗普為何以此发難?

  從個人動機來看,美國工人的真實工資已經有四十多年不上漲了;美國中產家庭數量也在不斷減少,這種狀況下,很多美國普通百姓就有失落感。但是,這種失落感造成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一是,隨著美元和黃金脫勾,金融自由化後給美國带來了大量的金融創新,財富則大量集中在金融行業;二是,矽谷高科技的創新,誕生了很多如比爾·蓋茨、紮克伯格等技術創新天才,讓財富又往矽谷集中。那麼,一般家庭不在金融業,也不在高科技企業,收入就很難有變化;而隨著這兩塊財富的集中,中等家庭成員的收入也隨著下降。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社會一般人有失落感,但是一般人並不理解財富下降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在這種情況下,就有一些政客把矛頭指向中國。而特朗普之所以能夠當選,很大程度上就是利用了一般選民的這種失落情緒,把中國當作替罪的羔羊。

  但是,美國的傳統精英是知道真正的原因的,而他們的解釋一般選民基本聽不懂。特朗普把所有的困難都歸咎于中國反而會很容易得到一般選民的認同,這是他當選很主要的原因。特朗普競選時曾說,要對中國所有的進口商品征收45%的關稅,現在他履職一年多,2018年美國還要進行中期選舉,為了防止選輸,特朗普政府要履行諾言,對中國500多種進口商品扣加25%的關稅。(中期選舉最直接的體現是對總統任期內政績的一個反饋。有媒體分析若是2018美國中期選舉中,特朗普所在共和党未能取得多少席位,那麼特朗普其後的醫改、基改等政策措施都將受阻。)

  其實美國提高中國商品進口關稅,並不能解決他的就業問題,也不能解決他的一般居民的收入問題。

  中美貿易摩擦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一些從戰略思考的人想遏制中國的崛起。美國301調查中,涉及600億美元的稅收,以及500種商品,但這些商品並不是美國主要進口的部分,而是中國制造2025的產品。其實這些商品對中國來說,附加價值是不高的,因為在中國主要是勞動加工的部分,而芯片等關鍵部件,中國是進口的。

  中國應該如何應對?

  既然,特朗普政府是為了美國國內中期選舉利益,以及從戰略層面遏制中國崛起。那麼,在這種背景下,首先,我們要保持定力,我們還是在轉型中的发展中國家,我們需按照我們的需要和我們的步伐來進行必要的改革和開放;二是,對特朗普采取的這些措施,我們也該有些必要的反制措施。特朗普對中國的商品增加關稅後,他的一般選民購買這些商品要支付的價格就會變高;而我們對美國進口的商品也適度的征收一些關稅,那麼美國商品出口到中國的少了,他們的公司產值也會相應的受到損失,這些措施可以讓其選民蒙受其弊,這樣,特朗普的政策就不會得到民眾的大力支持。三是,加強輿論引導。國際上,我們還是要站在全球化、貿易自由化的角度,同時按照WTO框架,針對美國的301調查進行抗訴; 國內我們要避免過度的民族主義,應該保持定力,按照我們的步驟和需要來進行改革開放。但是,也應該避免片面的下否定結論。也應該對美國政府指出的問題進行仔細的分析,來證明其很多時候是不正確的,這樣才能很好的引導國內的輿論。


喜迎十九大
2017兩會速遞
熱門圖片
新聞排行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企業查询 | 顾问团
版权所有(C)香港經濟導報-台海新聞中心 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342號國華大廈10樓、16樓
電話:(852)25738217 傳真:(852)2573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