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地市分站:总站
八閩政情
“滴滴順風車遇害案”嫌疑人被逮捕
   文章来源: 香港商報網綜合 发布于 2018-8-28 10:34
分享到:

  犯罪嫌疑人鐘某。圖片來自視頻截圖

  【香港商報網訊】據樂清市人民檢察院官方微信公眾號消息,8月27日,樂清市人民檢察院對“女孩滴滴順風車遇害案”犯罪嫌疑人鐘元,以涉嫌搶劫罪、強奸罪、故意殺人罪依法批准逮捕。

  樂清市人民檢察院于8月27日受理樂清市公安局提請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鐘元的案件材料後,經依法審查認為,鐘元的行為已涉嫌搶劫罪、強奸罪、故意殺人罪,符合逮捕條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二款之規定,于8月27日依法對鐘元作出批准逮捕的決定,交由公安機關執行。

   官方轟滴滴對法律無敬畏心

  與此同時,交通運輸部官網昨天連發兩篇評論文章——《平台公司應當將「自責」落實到行動上》《堵住「滴血」的漏洞》,對滴滴出行平台予以批評。

  不允許以創新名頭挑戰底線

  文章提出,接二連三的事件,充分暴露出滴滴出行平台存在重大的安全隱患和經營管理漏洞,反映出滴滴這樣的平台公司片面重視追求業務發展和經濟效益,而忽視安全管理,安全底線一再丟失,對國家法律法規沒有敬畏心,缺乏依法經營的意識,缺乏對乘客安全負責的社會責任心,缺乏科學有效的安全管理體系。「因你的任性妄為,造成生命的凋謝,是對生命的藐視,更是犯罪。」

  文章還指出,政府部門要對踐踏法規和乘客合法權益的行為堅決嚴厲處置,絕不允許任何經營者打著「創新」的名頭,挑戰保障乘客安全出行的底線。

  針對部分觀點稱有關案件「是個案」,法制網昨天透露,蘇州工業園區檢察院近年來辦理了5起左右的滴滴司機侵害乘客案件,且大多以性侵為主。北京海澱法院曾發文稱,最近幾年滴滴平台所衍生的刑事案件數量,遠高於公眾所知悉的程度。

  多地約談滴滴

  在樂清順風車事件後,滴滴已於昨日在全國範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但在眾人關注下,各地滴滴運營中出現的各種問題被集中曝光。昨天,深圳在約談滴滴公司時指出,根據滴滴數據,平台內仍有近5000名駕駛員、近2000台車輛未取得營運證件。同時要求滴滴公司進行整改並及時報送數據。

  深圳市交委責令滴滴平台於9月底前完成以下全面整改工作,否則將採取包括聯合懲戒、撤銷經營許可證、App下架、停止互聯網服務、停止聯網或停機整頓等措施。

  當天,東莞交通運輸局也約談滴滴東莞公司相關負責人,指出目前東莞取得網約車運輸證的車輛僅5204輛,但滴滴平台在東莞提供網約車服務的駕駛員超過3萬人,車輛超過2萬輛,仍有大量駕駛員和車輛未取得合法營運資格。

  重慶約談滴滴時,要求滴滴重慶分公司自查管理漏洞、按照國家及重慶網約車相關政策要求,儘快取得網約車合法經營行政許可。

  嫌犯曾搜強奸殺人後果 女友:賭博害他越陷越深

  據新京報報道,鐘某被抓獲時,正和女友李晴(化名)住在柳市鎮一家不需要登記身份證的賓館內,李晴以為他“出車禍或者撞人了”,直到25日晚上從鄰居口中聽說,男朋友殺了人。

  從2017年9月確立戀愛關系至今,李晴和鐘某一起找工作、還貸,並計劃著“過几年結婚”。

  “我看過他在網上搜強奸殺人會怎麼樣”

  剝洋蔥:事发前几天有沒有发現他有什麼異常?

  李晴:那几天他會對我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就說如果哪天我消失了,就別去找我;如果我不在了,我爸媽也會照顧你。當時我也沒在意,以為他隨便開玩笑的。

  24號那天,我七點鐘上班嘛,早晨六點五十,我說我走了,他還沒起床,說過來抱一下,然後就抱了一下,我看了一下時間要走了,他又說再過來抱一下,我覺得不對勁,就問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他說沒有,我就走了。

  剝洋蔥:案发時間就是那天的下午,他什麼時候又聯系你的?

  李晴:那天晚上七點半的時候他還沒回來,我給他打電話,他說這個單子有點大,要過几天。讓我在家里好好聽話。我當時有點生氣了,去那麼遠都不提前和我說。後來他在支付寶給我轉了1000塊錢,那天我們聊天他又說,是不是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我說嗯,我以為他要带我和他一起跑車。

  等到八點半的時候他還沒回來,再打電話就關機了,我第二天要上班,就先睡了。然後我剛躺下沒多久他就來敲門,我突然看見他怎麼戴了頂帽子,而且換了衣服,他平時都穿牛仔褲,但是那天換成了一條松緊褲。

  剝洋蔥:後來发生了什麼?你有沒有問他发生了什麼?

  李晴:他讓我拿了手機和他一起走,走到外面農家樂那里,他一般把車停在那里,但當時沒有車。我問他車呢,他說丟那邊了,我問哪邊,他就說那邊,神情很那個。我說是不是出什麼事了,他說沒有。我當時想,可能是出車禍或者撞人了什麼之類的,他就讓我別問那麼多。         後來我們去給我手機沖了話費,買了一個充電寶,然後去旁邊的奶茶店喝了一杯奶茶,他去取了錢,我們打車去柳市鎮。一路上我問他是不是出什麼事了,要不你去自首吧。他說自首就直接槍斃。我一直以為是車禍,心里想不會這麼嚴重吧。他說別問那麼多了,告訴你你就是包庇罪,我就不敢問了。

  剝洋蔥:後來呢?

  李晴:找了一家不用身份證的賓館,洗完澡就上床了。他睡不著,在那里拿著我手機翻來翻去,我覺得他肯定有什麼事情,我也睡不著,眯一下醒一下的。到了4點多有人敲門,我就去開了,沖進來的人就把他抓住,戴上手銬,把我們带去派出所了。我當時一臉懵。

  剝洋蔥:你什麼時候得知男朋友的案件實情?

  李晴:25號晚上。那天早上5點左右到警察局,我說出什麼事了,他們說他犯罪了,還在調查。一直到晚上才把我放回來。

  鄰居看到我就問,你男朋友他怎麼殺人呢?說網上有照片還有視頻什麼的。當時我的心情瞬間那種特別難受的感覺,就說不出的那種感覺,當時我就覺得,他怎麼可能會殺人,當時我就特別不相信。

  鐘某和女友在虹橋鎮的住所。新京報

  剝洋蔥:你覺得是什麼原因讓他做這件事?

  李晴:他可能是不太想活了吧。一個星期前,我看到過他在百度上搜強奸殺人會怎麼樣,我以為他看新聞看到的隨便搜搜而已,當時我也沒問那麼多。

  “賭博害得他越陷越深”

  剝洋蔥:有媒體報道,他欠了很多貸款,你知情嗎?

  李晴:他玩什麼紅包,就是那種在QQ群里发紅包,你发几個數字,就比如发3和5,然後誰抽到最後几位數是3和5的就翻兩倍還給你。當時我也不知道那是賭博,我平時看到他发一般都是20的或者50的,他後來和我說发過最大的1000。聽說那個群主後來被抓起來了。

  剝洋蔥:他從什麼時候開始這種賭博?

  李晴:說是和前女友失戀了,心情不好,然後心情全都在賭紅包那里去了,沒心情開(奶茶)店。

  賭博上了,越玩越大,然後就陷入很深了,反正就是這個賭博害了他,然後他就想著翻本,然後就害得他越陷越深。然後就貸款,就邊貸邊還,貸出來又還進去。

  剝洋蔥:他欠了多少錢?

  李晴:差不多應該20多萬。去年11月12月份吧,他吞吞吐吐地說,欠了几萬塊錢。我以為就三四萬也沒多少,就一起還嘛。後來他說有十几萬。

  (在虹橋生活)房租和吃飯都是他父母付,我的工資都轉給他去還貸,他每個月給我兩百塊錢,在網上買些衣服啊化妝品。我們就這樣慢慢還,每個月還五六千,然後他後面說,他快還不起了。

  去年10月他爸給過他2萬塊錢,後來他爸媽又帮他還了8萬,那之後他就不賭博了。但是他說還差3萬多,不想讓他爸媽知道,後來又還不起了,他爸媽又給了他三萬六還是三萬四。他爸媽也說了他,也教訓了他,然後我們大家都認為他還完了,過了几天還是半個月,他跟我說還有三萬塊錢。我比較相信他,說什麼就信了,後來他才說一共欠了二十多萬,他說他當時心太大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搞成這樣子。


共築中國夢
2019全國兩會
熱門圖片
新聞排行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企業查询 | 顾问团
版权所有(C)香港經濟導報-台海新聞中心 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342號國華大廈10樓、16樓
電話:(852)25738217 傳真:(852)25731807